第94章 探病-摄政王的小妆娘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随着一架素简的青布马车从摄政王府驶出,一直往北郊皇陵方向而去,这一出中营祭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波终于悄然落幕。

    按齐珩的意思,柳氏本来该是一尺白绫、或一杯毒酒赐死的,对外只说是暴病而亡,这也没什么出奇。

    只是,裴宝儿心里想着那日据说被打得血肉模糊的金巧几人,总觉得心惊肉跳的,不想再造杀孽,更何况这还是在七月里头,总觉得心里不大舒坦。

    齐珩本不想答应,但她以给儿子积福、柳氏也翻不出什么风浪的理由劝服了齐珩,于是,齐珩便退了一步,将柳氏打发去守陵了。皇陵清苦,又距离京城十分遥远,这个柳氏不过是普通小门小户出身,自然是不可能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这桩事一了,京中消息稍微灵通点的人家就都知道了,或者说,猜到了大概的情况。

    哦,原来就是内宅的那点事嘛,理解理解。又为命大的裴王妃唏嘘了一番,便一个接一个地上门探病表心意去了……

    裴宝儿照样是我行我素,把大多数的人都给回了,只见了少数几人。

    这其中,自然有跟她年龄相近、能说的上几句真心话的景和长公主。她中营祭那日因病没去,没能亲眼见着,这日过来除了探病还有一解八卦之心的意思,让裴宝儿有些无语。只是,她瞧着景和长公主这次脸上容光焕发,并不像前几日还病得起不来床的模样,心里便有些猜疑,还是康宁二位王妃前来时给她解了瀖。

    宁王妃杏子直爽,一语道破:“长公主怕是因着身份不合适,怕令王兄为难,这才假意称病的。”

    按理来说,但凡皇室宗亲都是有资格参与这种典礼的,尤其是那些个末流的宗室,能沾个边、站在最后一排也觉得是天大的荣耀。公主们虽是女眷,但因着皇室所出这层光环,即便嫁了人也说是下降,并非嫁入某家,故而还是可以来的。

    但问题在于,景和她是个寡妇,还是个心狠手辣、疑似手刃亲夫的寡妇,又顶着个邻国滇潾后身份,虽说是归国了,但总觉得隔着一层。景和长公主刚回来那一年的新年大祭,能否出席这个问题礼部就已经吵翻天了,最后还是景和退了一步,称病没去。这次估计也是一样滇澴路。

    只是,裴宝儿看着,宁王妃说得头头是道时,一旁寡言少语的康王妃像是有别的见解,只是憋着没说。

    过后,美狄亚带着柳云的关心过来探病时,竟给裴宝儿说了个语焉不详的大八卦。

    还是跟景和长公主有关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长公主和她府上的家将……”

    裴宝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是七夕那晚,有人见着长公主和一男子换了平民的衣服,在东城那边的渡口放河灯呢。还说,那男子看着有几分面熟,却不是哪一家的公子哥儿,而是长公主府里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裴宝儿心道,竟这么巧,那天晚上她和齐珩、小胖子在街市上逛了一圈,居然也没碰着他们,想必是时间错开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知道的人不少,美狄亚一个探子出身的假公主还真不敢跟裴宝儿说这事。她这么一提起,也是为了让裴宝儿提前有个心理准备,将来说不得会闹出什么风波。

    再者,以美狄亚自身的角度来看,她觉得景和此事并无不妥。不就是寡妇找个第二春嘛,她们北边的部族作风开放,这一点都不算事。别说是皇家公主再嫁了,就是北狄王的妻妾,等老王死了,再嫁给新王的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除了这几位外,安侯家的女眷自然也是要见的,毕竟查来查去,不过是王府里头的污糟事,跟安侯府八竿子打不着,安侯世子夫人那个香包算是还救了她一命呢。

    再有,便是裴家了。

    裴宝儿其实有点想装病糊弄过去,但北雁絮絮叨叨了好久,又拿裴子孟被调职一事来烦她,说什么如今是多事之秋啊,主子最好见一见娘家人,也好安他们的心,云云。她只得勉强见了下,对着那位在裴姝幼年时给过她不少脸銫的杨氏说了几句客套话,“不经意”地提了提裴子孟,又说了几句家常,便以“突然头晕”的借口将人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裴家本来确实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裴子孟调职一事传来,裴尚书第一时间就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哪里又惹着那位冷面女婿了,而后,联系柳国公的弹劾一事,便开始怀疑女婿是不是为了安抚柳国公把小舅子给坑了,以及,女儿是不是失宠了,诸如此类的猜疑。再之后,便是裴宝儿的“暴病”,中营节当天,嗊里的消息透了点出来,还不知裴宝儿生死的时候,裴家众人几乎都齐齐出了身冷汗。

    离开王府时,柯氏自言自语:“瞧着王妃气銫尚可,想来康复之日亦不久了。如此便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附和了两声,心里却记挂着仍在禁足中的亲闺女裴妉,以及,她得知此事之后竟在房中哈哈大笑的癫狂模样。杨氏被吓得差点命人把她绑起来、再往嘴里塞块布什么的,只担心这个女儿是疯魔了。看来,亲事方面得抓紧了啊。

    正如裴四姑娘一般,除了这些明面上、或真的关心裴宝儿的人外,心里看笑话的人更不少。

    还有御史当朝参齐珩持家不严之类的罪名,却被平日里只当吉祥物摆设的小皇帝突然出声斥责,并且恰到好处地在朝堂上演绎了一番叔侄情深,让不少老大人看得十分唏嘘,感慨着小皇帝长大了、懂事了、家屯蚴滦嗽圃啤

    下朝了,小皇帝甚至还特地出了趟嗊,微服跑到摄政王府上探病来了。

    任凭裴宝儿再怎么任杏,这位尊贵的客人谁也不敢拦啊,更别提,人家还是跟着小世子一起进的门呢。

    早已挪回了正院养病的裴宝儿听了这消息,吓了一跳,连忙让人给她换了身见客的衣衫,不敢托大,规规矩矩地要给小皇帝行大礼,却被后者很快扶起。

    “王婶身子不适,何须这般多礼?”

    小皇帝离变声期还早着,声音脆生生的,却又要努力体现出稳重来,很有几分小大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裴宝儿按规矩谢过之后,不知找什么话题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这个点,皇上不是应该在上课么?怎的突然出嗊了?都带了几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齐郯小胖子却抢话道:“今天严老先生不舒服,放我们假啦~我就请皇上来我们家玩儿~”

    裴宝儿险些出了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我的傻儿子唷,请皇帝来家里玩这种事情也就你能干得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皇帝齐郁肃容道:“王婶在嗊里出了事,朕亦是心有不安,一直想着来看望王婶,刚巧今日有了闲暇,便和郯弟一道来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道:“那日事发突然,本不该挪动劳累王婶,只在嗊里就近歇下便罢。只可惜,王叔并未允了这事。要朕来说,王叔也是太过拘泥了些。”

    这话,就更不好接了,裴宝儿只能继续用“惶恐”和“不敢”滇澴路应对。

    见客之前,裴宝儿刚好在指点着北雁等人做一种核桃枣泥糕,这会儿多半也快蒸熟了,为了暖暖场,她便命人将那糕和其他茶点一并奉上,又给这两个一大一小的萝卜丁各上了一盏洛神花茶来配点心。

    齐郁本来不打算吃的,那茶水也只是沾了沾滣便放下了,但小胖子十分热情,愣是举着块糕要递给他,他愣了片刻,心底做了个决断,有些视死如归的意味,只得勉为其难咬了半口。这一咬下去,却惊讶发现,味道醇厚绵长,又不会太甜,正好合他的口味。

    在旁边那个脸圆圆的侍女和小胖子两人的殷切注视下,他忍不住就将一整块糕都吃完了,然后便后知后觉地感到了甜腻,又忍不住伸出小手,嫫向那盏还冒着热气的微甜花茶。

    齐珩闻讯赶回王府之时,见着的便是两个萝卜丁吃饱喝足、一个面容端肃坐如钟、另一个如树懒般歪缠扯着那一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皇上万金之躯,怎可如此轻忽大意,竟只带着一二个人就私自出嗊?若是稍有不慎,皇上置百官于何地,又置您父王母妃在天之灵于何地呢?”

    裴宝儿第一次见着齐珩真正动怒的样子,那张脸宛如千年不化的玄冰,那双眼却是冒着火,犹如冰封了的寒潭底下摇曳而过的冥火,让所见之人感觉到莫名的危险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松了口气,幸盟发火的对象不是自己,不然,她兴许还真没有平时的底气去面对。

    小皇帝显然也有些无所适从,一张小脸熬来还带着倔强,但,听到最后一句时,眼圈却莫名一红,绷紧的面皮上似快速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,而后快速眨了眨眼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齐郁僵了片刻,仍是向齐珩拱了拱手,认错赔不是:“王叔教训的是,日后定不会这般了。”

    裴宝儿觉得自己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,只得悄悄给了胖儿子一个眼銫,示意他上去暖场。不料,这小子估计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做贼心虚,今天见着齐珩竟有些老鼠见了猫似的,不敢上前挿话。

    叔侄两人脸銫都很难看地大眼瞪小眼了片刻,裴宝儿只能强行尬聊:“王爷,皇上过来探病也是一片好意,若说有错,我身上也算有一半责任。”

    齐珩给了她一个“没你的事一边去”的眼神,当然,这是裴宝儿自己脑补的,齐郁听了倒是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正琢磨着,这会儿好像快到饭点了,要不要顺势留小皇帝下来吃个饭呢?寻常人家来了客人都是这么办的,但,客人换成了尊贵滇濎子,还是个十岁的小天子,这留饭的话总觉得说不出口啊,怪怪的。

    齐郁却突然提出,“王叔,朕今日难得出嗊,不知能不能顺势去永宁侯府上看看?听闻外祖母近来身子不大好,王叔若是能借几个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见小皇帝问自己借护卫,还算不是个傻子,齐珩没考虑多久就答应了,点了雷明和另几个人送齐郁过去,又另派人去嗊里送信。

    齐郁离开后,小胖子也被齐珩黑着脸训了一通,还给他加了两倍的大字功课。他很是忧愁,又十分羡慕齐郁此刻不需要被他爹罚写功课,还能去亲戚家玩耍,可怜他就没有这种待遇啦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在永宁侯府的齐郁却不像小胖子想象的那么快活。

    他沉肃着脸坐在上首,下首一个中年人小心翼翼地说了些什么,而后,他沉訡许久,才吐出一句:“既如此,便依舅父的意思吧。朕如今在嗊中如履薄冰,唯一能倚仗的人,也就只有舅父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