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高赵争议-钑龙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权邦彦嘿了一声,斜眼看着朱武说:“朱大人,这就没有意思了,真要是有这个打算,我们就需要群策群力,三个人的推演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权邦彦是有些担心,他不知道润州的建议,还以为是赵楷要出兵攻打长安;杨志不好明说,沉默片刻说:“一动不如一静,眼下定北军暗伏危机,再也禁不起大的变故,我想郓王不会对陕西的官场做什么改动,最多是逼我出兵。”

    杨志说的含糊,屋里的人并没有松一口气,现在定北军刚刚与西夏议和,杨志马上要新婚燕尔,出兵往哪里出;只要不是移师云中,那么就剩下长安,这和朱武的说法没有差别。岳飞轻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样的事情不动则已,要是动起来,就是一次冒险,说不定就会出漏子,杨帅,真到了那一步,定北军如何自处,如何平天下悠悠之口?”

    梁寻神銫平静地看着岳飞说:“如果真要那么做,想必郓王早有准备,我们只是他武力上的支持而已。况且这样的事不能缓缓图之,时日一长,圣天子的旨意一到,我们反而难办。”

    朱武和梁寻很显然清楚杨志的用心,一个清楚一个在猜测,还是帮腔一路说下去,一个是为了稳定人心,另一个是帮杨志做一个备案,到时候有机会与赵楷讨价还价。两人都相信赵楷不会轻易动杨志,但是赵楷亲自来一趟,不管是想怎么做,要杨志出血是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 快到黄昏的时候,官员们才散去,都清楚杨志还要考虑公主的事情,不能继续务虚下去,岳飞三人被安排准备推演长安的变化。看大厅里没有其他人,高子羽和朱智卿才走了进来,他们在江湖上的身份再尊贵,毕竟不是朝堂上人,参与不了刚才的讨论。但是两人功力深厚,把大厅里的话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朱智卿微笑着说:“恭喜杨帅,我这里有个小道消息,公主路过长安的时候,陕西安抚使王似到驿馆拜见公主,我送他出来的时候,听见他上了马车向一个人解释,说马上要听命于郓王,所以专门来拜访,还给公主和杨帅送了一份贺礼。”

    什么狗血剧情,杨志立即捕捉到听命两字,王似要是主动归附应该说投奔之类,听命是什么,是有人让王似这么做;赵楷在朝中没有这么得力的盟友,这件事是自己的岳父宋徽宗的决定,为了打通太原到润州的道路花这样的代价,说明南边的局势堪忧,宋徽宗有了要预防万一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似是怎么知道的,难道宋徽宗专门派人通知了王似,杨志抬头看朱智卿,朱智卿笑着点头说:“我师兄万五雷跟了下去,认得在王似车中的是席贡。”

    杨志见过万五雷这个人,万五雷在神霄派中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名声,但出身朝堂,曾经在陕西六路任职多年,现在负责神霄派的生意,重要杏不在朱智卿之下;万五雷不会认错人,席贡这么做是擅离职守,从另一个侧面说明长安要有变化是真的,席恭的悄悄而来不外乎是为了应付变局。杨志笑道:“郓王真的是好运气,我们动身吧,看看公主那边还需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志决定还是与赵缨络见上一面,毕竟赵缨络从江南而来,对于润州那边的情况是第一手资料;况且赵缨络这次还带着大批的物资,如何分配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,杨志不认为自己能够拿到所有的物资,那样会让赵楷很不高兴,金城那边重建,对赵楷的压力也非常大。

    公主府里亮如白昼,宅院虽然比不上汴梁和杭州的公主府,但是院内的摆设用品大大出乎赵缨络和高士曈的预料,很多用品一看就是出自宫廷,只是风格与中迎有些不同。高士曈一问,才知道公主府里的东西大部分来自灵州,赵楷对两个妹妹不错,看到了灵州西夏行宫里的用品,出了运去润州的贡品,剩下的物件拿出一半分给两个妹妹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比我们在路上担心的情况要好多了。”高士曈仰起头来,朗声说道:“现在看,郓王和杨志的关系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不堪,我们要是贸然开口,说不定便会坠入别人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到这一点了?”赵缨络点头说:“汴梁那边的人不是不相信,而是不愿意相信,也不敢相信,我哥和杨志能够在这样的状态下相处下去;大宋自建国以来,宰相们把防止自己人作为第一任务,对于外患反而寻找种种理由视而不见,就连司马公都是这样,我们不能指望张澄等人会做得更好。乱世出英雄,我这次来,就是希望我哥和杨志能完成父皇的心愿,灭了西夏。”

    高士曈自然知道这件事,他以皇亲国戚的身份前来,其实也是为了劝说赵楷下这个决心;不过高士曈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:“公主,长安如果交给郓王,必定会在汴梁引起人心动荡,一个不好,就会引发内乱;康王自成体系,景王英才过人,两人麾下聚集了无数跟随者,不能指望快刀斩乱麻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没有长安,物资到不了陕西,一旦造成前线崩盘,就会留下无穷的遗害。”赵季陵淡淡地说道:“现在宋金刚刚签署协议,就算金人要撕毁协议,最起码也要等到秋季,这几个月是用兵的好时机。高大人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润州的朝议和枢密院的计划也不是什么查不出来的秘密,一旦西夏和金国得知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宗室中人,赵季陵的态度完全不一样,他知道高士曈还是希望永兴军路最好只是听从于润州,而不是并入定北军,以免刺激康王等人;但这样的话,郓王赵楷和定北军怎么会有动力,润州又怎么保证物资的供给,谁不知道康王手下那些将领的德杏,那些人可是连官府和漕运的物资都敢抢劫的。

    :。: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