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夺地-钑龙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定难军是西夏建国前的称号,在西夏国内有着不一样的意义,李仁孝将定难府交给曹子木和没藏骨朵,其中有着不一样的意义。曹子木虽然姓曹,但其实也是党项的贵族,李仁孝的安排表明,李仁孝对任得敬一家还是有所防范的。

    李察哥大喜,任得敬大怒,孰可忍孰不可忍,表面上看自己和悟儿思齐都是去重整军马,但是灵州的百姓虽然还在,灵州的军队已经被定北军打怕了,没有一支精锐的军马,几乎可以说宋军再次进攻,自己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这时候去灵州,其实就是把自己摆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只是悟儿思齐去北面,让任得敬无法发作,西夏的北面包括辽、金和反复无常的克烈诸部,克烈诸部一度被辽朝征服,辽任命其酋长为夷离堇、太师、大王等职,管辖本部,并置西北路招讨司在镇州。可是随着辽国灭亡,克烈诸部再度独立,在辽、金、夏之间反复摇摆;这次金国的援军就是打着增援兴州的旗号,逼迫克烈诸部归顺金国。

    这也是兴州为什么迅速选择与大宋和谈的原因,倘若给金国挟持着克烈诸部南下,到底是来增援兴州还是攻打兴州就是一件说不清楚的事情。西夏不敢在赌桌上下注,只好选择割肉止损,悟儿思齐在这个时候北上,手里还没有一支成型的军队,面临的困难肯定比任得敬还要打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人反对,这件事基本上就算定下来了,石冥回来说了悟儿思齐不愿意将大军交给任得敬一事,李察哥毫不犹豫地打断说:“这件事无需再说,石冥你带着圣旨和军令再跑一趟,让悟儿思齐将军队交给没藏骨朵,自己领着两千人到兴州来。”

    没藏骨朵站在官道上,现在全军已经陷入到了一片焦灼之中,从来没有大军会在自家官道上用这样的方式等待命令,很多有经验的将领都在揣测悟儿思齐要做什么。沒藏骨朵有悟儿思齐提供的消息,晓得眼下只是在等待兴州的消息,反而是最淡定的一个;缕缕炊烟升起,定难军已经开始埋锅做饭,就看见石冥匆匆的回来。

    石冥小心翼翼地传达了命令,唯恐悟儿思齐再出什么幺蛾子;不想悟儿思齐对于李仁孝的安排并不意外,闻言连连点头说:“有劳石大人来回奔波,只要定难军有个出路,下官的前程并不在乎。只是没藏骨朵,定难军需要休养,可是不能抢夺其他部落的生存之地。”

    没藏骨朵感激地说:“将军放心,末将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山苏峪洲,水草肥美,是群山中难得的一块谷地,一直延伸到口外的平原;夜,静悄悄,大部分的牧民都已经进入了梦乡,只有少数人还在聊天看星星。突然,居住地出现了无数黑影,随着一支火箭在空中燃烧,呐喊声顿起,全副武装的西夏骑兵冲向了一个个帐篷。

    前来的西夏骑兵对于多罗部的生活作息时间掌握得极准,发动的时间正好是多罗部懈怠的时间,在无数火箭的突然袭击后,居住地立时遭到了数以千计的骑兵袭击,这些骑兵只要见到想要突围的人,立时围杀过去。火光中,没藏骨朵的脸庞之上看不出任何的悲喜,甚至连一个多余的命令都不想再下,看着一个个倒在弓弩之下的多罗部人,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复杂。

    长夜终于过去,太阳在原处的地平线上露出曙光,多罗部宿营地已成一片废墟,大约三千多多罗部人在定难军的逼迫下,畏缩在西北角。没藏骨朵艰难地吐出心头的浊气,不由有些担心起来,上头的命令并不是消灭多罗部,但是考虑到马上民族那种随时会翻脸的杏格,没藏骨朵还是决定一次杏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没藏骨朵料定曹子木知道,非要和自己急眼不可,可是为了整个大计,他顾不上这些;苏峪洲东面三十里的土丘上,曹子木带着上千骑兵勒住了战马,一路上曹子木已经不断接到斥侯的消息,晓得没藏骨朵在对付毫无准备的多罗部,曹子木晓得,自己即将面对一个巨大的难题,无力挣扎的多罗部和急于定居的定难军。

    对于没藏骨朵打仗的能力曹子木毫不怀疑,可是多罗部并不仅仅是苏峪洲这一支而已,后面哪怕多罗部摄于定难军的军威,也会不断在下面做小动作,甚至上报兴州,要求朝堂上出面解决这个问题。而定难府需要的大量资金和人工还没有下落,曹子木在兴州等了四天,竟然只拿到一千两的银子。

    让曹子木哭笑不得的是,一千两银子上还打着大宋的印记,不知道是那次进军陕西抢来的,只是这样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,随着杨志占据了夏州、灵州,西夏朝野基本上都意识到,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打回去了。可是一千两银子能干什么,曹千里在前面十几年可是一直在做生意,对西夏的贸易门清,就算是一般的盐商从贺兰山跑到大同一趟,最起码也要挣个五六千两。

    东风吹过,曹子木在风中一动不动,一直到斥侯过来汇报,没藏骨朵的战斗已经结束,曹子木才在众人眼里回过神来;此刻曹子木反而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轻声吩咐:“就地扎营。”

    没藏骨朵闻讯赶来,看着强硬的曹子木,一阵大笑说:“好了曹大人,我们不开玩笑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过去的便过去了,现在我们同心协力,一齐把定难府建设好?你不要这样看着我,这世上的事情啊,有时候真的是难说。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我们把多罗部赶走,他们会心甘情愿地去流浪吗?他们不会,他们一定会不断地闹事。与其将来开战,还不如现在就杜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曹子木反驳道:“那可不见得,算了,事情都做了谁说得清?没藏骨朵,这一次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啊,我想,日后我们有很多可以探讨的地方,还是需要合作的,你愿不愿意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