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心跳的声音-钑龙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曹子木苦笑着问:“杨志,你会不会等上半年再度开战?”

    曹子木的担心才是李察哥真的害怕的现实,宥州到了大宋手中没有出现西夏人设想的混乱,倘若灵州也是这样,一旦到了秋收之后,定北军会不会再度撕毁协议;假如是那样,现在的谈判又有什么意义,还不如不谈,打到底就是。

    杨志同样苦笑道:“曹兄,我要怎么说,你才能相信?事实上你我都知道,你们西夏所谓的灵州有一半的疆域还在你们手中,难道你们不以武平、浑怀障等地重设灵州吗?要知道岳飞走了,我们也有同样的担心。这样吧,我把黄河那边的地区全部交给你们,大家隔着黄河相望如何”

    曹子木忍不住摇头,让战争停下来,其实与让战争开始一样,任何一方都要冒点风险;曹千里也明白自己不可能获得更多的东西,杨志说的是不是真话,只有于后面的时间来验证。但是杨志愿意让出黄河一边的堡寨城池,等于是放弃了滩头阵地,已经算是做了很大的让步,曹子木根本没有挑剔的理由。

    曹子木考虑半天说:“杨帅,倘若你真的能做到这一步,我回去就在议和的条件上加上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杨志这点和曹千里商议过,也得到了郓王赵楷的同意,孤军悬在黄河一侧,很容易成为西夏人打秋风的目标,不如舍弃;杨志笑道:“没问题,曹大人,你我是熟人,不需要太多的纠结,如果最后我们不同意,你们不签署协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曹子木想想也是,自己在这里担心这担心那干什么,议和嘛,肯定是要双方情愿,谈不拢再打就是;况且以杨志的身份,也没必要在这个枝节上来欺骗自己。曹千里带着一个比较满意的草案回去了,剩下的就是看双方在实际行动中有没有议和的意愿。

    西夏看定北军在夏州和灵州主动停止了前进的步伐,很快派来了使者热辣公济,表示愿意接受这样的要求。要在以往,李察哥等人肯定不愿意,但是现在,李察哥明白,少了这五万多军队,西夏剩下不足二十万人;差不多只剩下一两次大战的机会;而让出灵州,西夏反而多了一个要挟的机会,随时可以攻打灵州掌握战争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赵楷也不得不答应,现在金军在金兀术的率领下进攻的速度太快,已经包围了金城,徐徽言让赵楷派去增援的杨宗闵守城,自己退往了朔州;在金城的南面,是韩滔的人马,与太行山张三的军队联手形成第二道防线,伺机增援金城。悟儿思齐的三万人休息多日已经养精蓄锐,要是在疯魔的状态下,深入定北军的腹地折腾一番,也够张深、折可文等人吃一壶的。

    不过杨志这一次拒绝了热辣公济要求释放灵州、宥州和夏州的三万多俘虏的要求,也不同意让夏州和灵州的百姓自由选择是不是前往兴州;热辣公济没有办法,谁叫西夏这次被打得如此不堪,不过在看到悟儿思齐三万大军顺利渡过黄河,热辣公济还是感谢杨志说话算数。

    实际上杨志同时也拒绝了赵楷转来伏击悟儿思齐大军的文书,赵楷自己都不愿意下这个命令,杨志可不想背上这个恶名;杨志很干脆地回信给赵楷说,目前灵州和夏州的军队和百姓都需要安抚,背信弃义很容易让两州的民心尽失,造成许多不可控的麻烦,而定难军官兵的家族差不多全部在灵州、夏州、宥州等地,以后有的是机会解决。

    杨志在交换马伸之前,亲自见了任纯忠一次,任纯忠的气銫不错,显然已经从探监的热辣公济那里得知自己要被释放了,看着杨志说道:“杨帅,大夏现在元气大伤,想要恢复昔日的荣耀,短时间是没有可能了,你来看我,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杨志笑着点点头说:“目前的情况我已经很知足了,说实话,我都没有想到西夏还有恢复什么荣耀的那一天;任纯忠,你是宋人,就这么心甘情愿在西夏一辈子?你想过没有,任太后死后,你们任家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任纯忠笑了起来:“我也很知足,在大宋我只是一个百夫长,还不知道哪一天就死在前线,对于在大夏享受到的荣华富贵,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机会。杨帅,你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将领,比我叔叔和李察哥都强多了。不过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,李察哥就说过,你倘若灭了大夏,就是绝了自己的军中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做到了陕西置抚使,哪还有上升的空间。”杨志呵呵一笑说:“我的时间很宝贵,我们长话短说,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任纯忠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十几个人,笑道:“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就好了,这么多人,你也没打算问什么隐秘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志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寒着脸看着任纯忠说:“任大人,你们是不是预先拿到了吴玠的进攻路线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任纯忠断然道:“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我们没有必要谈这些,对于杨帅你而言,那一次你没有吃亏,是我们,将数万精锐亲手送上了黄泉路。杨帅,我到今天还记得他们在河水里挣扎的场面,打仗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,情报只是一个方面。”

    杨志看着任纯忠,语气缓和一点说:“这件事我一直在盯着,了解吴玠计划的人屈指可数,但他们都是绝不可能泄密的人。除非是有很大的利益,或者很无奈的原因,我希望得到答案,任纯忠,这也可以是你给你的家人留一条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后路?”任纯忠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憾然摇摇头说:“我是一个粗人,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感受,这件事从一开始,我就不知情,我承认我和你一样心里有怀疑,但就算你取了我的脑袋,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志这时听到了一声不一样的心跳。

    :。: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