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深渊-钑龙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西夏集中了二十万大军南下,西夏军以热辣公济担任统帅,任得敬、任得聪、悟儿思齐、谋宁克任、慕洧、热辣公济六人位统军,分路进攻;几位在朝中的将领都誓要夺回西安州和韦州。任何人都晓得,李察哥因为反对出兵被夏仁宗剥夺了兵权,而西夏眼下全国最多四十万大军,这二十万人一旦有个闪失,西夏将不能承受其重,短时间内失去与定北军一较长短的实力。

    激烈的号角响彻云霄,贺兰山、大漠、灵州到处飘扬着西夏军的战旗,一队队骑兵从城池里、帐篷里、村寨里冲出来,在官员和将领的指挥下,朝着宥州席卷而来;谋宁克任带着从兴州出动的一万骑兵正在向东南方向进军,一骑绝尘,从定州方向飞奔而来,马上的骑士看上去已经是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谋宁克任让亲兵拦住骑士,问出什么事了,骑士看见谋宁克任的旗号,在马上行礼说:“定州的竾浪、富儿两部造反,攻占了定州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谋宁克任几乎不敢相信,定州城本身不是什么大城,定州的意义更多在于驻军,震慑四周的部落;可定州离灵州不过一百多里,还在宥州的西北面,这要是出了事,宥州就是一座孤城。谋宁克任一挥手,西夏大军在旷野停止了前进的脚步,飘扬的旌旗几乎遮蔽了天空,只有战马偶尔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谋宁克任一身青甲,威风凛凛地转身面对三军,朗声道:“定州出现叛乱,我们暂时改变方向,先以歼灭定州的叛军为主。”

    副将权鼎雄捋了捋颔下柳须,劝阻道:“将军,五原郡军情第一,叛军既然夺取了定州,料想是为了过冬的物资,十有八九抢掠后逃走,我们前去,有点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竾浪、富儿两部已经象木波部一样投靠了大宋,专门抢劫运输物资呢?”谋宁克任出身横山的羌族,晓得所有的部落在大宋和西夏之间摇摆,不外乎是利益所在,就是羌族内部,哪怕享受着与党项人一样的待遇,依旧是各有各的打算;看权鼎雄一愣,谋宁克任一勒马缰拔转马头,在马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喝道:“出发”

    战马长嘶,随着谋宁克身后卷起漫天烟尘,西夏军的号角声响彻长空,三万西夏将士汇聚成一道滚滚铁流,向着定州席卷而去。谋宁克任策马奔行,莫名的热情在胸膛里翻滚,定州的叛乱终将成为他谋宁克任和这支大军的垫脚石,再往后面,就是五原郡、韦州、庆阳府、秦州,还有那该死的长安。

    谋宁克任一面指挥大军改道定州,,一面让信使继续去兴州报告,伴随着信使的消息,兴州的满朝文武吵成一团,夏仁宗李仁孝连续两天廷议,依旧无法取得统一的意见。西夏朝中势力主要分为三个派系,李察哥一方的权贵现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强硬的主张立即剿灭叛军,温和的主张招降谈判。

    就在这混乱之中,又有快马进京,得知宥州的大斌族,绥州的埋庆族都已经起事,叫嚣着回大宋去,所有人都傻了眼;似乎转眼间,西夏就是一片烽火之地,这种本不该发生的事情,却发生在西夏大军出动的一刻,真的是充满诡异。御史谋宁光祖出面说道:“既然出现这样的呼声,那么这些叛军就是归附了大宋,务必当做宋军全部歼灭。”

    户部尚书苏执义、兵部侍郎芭里祖仁都纷纷表态,赞成谋宁光祖的看法;太尉李崇懿是皇族中人,谨慎地说:“一旦绥州、定州都变成战场,百姓不得安生啊。”

    兴州军统军薛元吉不在乎地说:“通知任得敬等人暂时不要与大宋开战,等谋宁克任、慕洧、悟儿思齐平定三地叛乱再说。”

    薛元吉是西夏名将,李仁孝闻言点点头:“就按薛将军说的做,让谋宁克任、慕洧、悟儿思齐三人先行平乱,热辣公济的八万大军暂缓出发。”

    李崇懿晓得现在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处,索杏不言;只是散了朝,李崇懿心情郁闷,邀请了枢密副使高空逢、三司使毛司何以及侍中邮郎欢一聚。酒过三巡,李崇懿竟然有了一丝醉意,忽然仰天长叹一声;李察哥托病不出后,面对强硬派咄咄逼人的架势,李崇懿明显有些消极懈怠。

    高空逢的眉头不由得跳了一下,身为党项贵族,高空逢自幼学习汉文,所以给自己起了一个听起来象汉人的名字;在高空逢眼中,李崇懿远非李察哥那样的大才可比,最多也只是一个稳重者,高空逢之所以愿意与李崇懿交往,只是希望在李察哥不在的时候,能保住朝中自己一方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高空逢自然不愿意李崇懿失去锐气,恭敬地劝道:“太尉不必气馁,只要叛军被灭,前方的大军自然可以腾出手来对付杨志。”

    侍中邮郎欢附和道:“高大人所言极是,此刻我们不能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允郎欢是怕李崇懿要故意给热辣公济出难题,那自己几个人就坐蜡了,完全违背了李察哥的吩咐;李崇懿叹息道:“我怎么会不知道,只是三地的部落要真的是和大宋有联系,杨志怎么会坐看他们出事?皇上留热辣公济的大军不发,也是怕讨伐失败,给自己留一个后手。”

    大军讨伐怎么会失败,夏仁宗是怕还有其他部落会有样学样,出现新的暴乱,才做了一个后手;允郎欢眸子里掠过一丝阴狠之銫,沉声说道,“为大夏计,有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此次击败大宋则算了,万一出事,还是需要皇族来作为中流砥柱,就是怕到时候不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几个人的心病,倘若二十万大军打赢了,功劳是任得敬等人的;万一打输了,到时候西夏已经是底气不足,难道还真的能秋后算账,将已经混乱的国事推向深渊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