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得知-覆雪归春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阿蘅正在门口焦急的等着人,来回走了两步后,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邓霜回去后,换了一身白銫的衣裙,头上的发髻也梳成了妇人髻,与旧时完全不一样的打扮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还提着食盒,似乎是正准备给牢房中的晋忻言送饭。

    阿蘅下意识的抬头看天,太阳已经在往西走,午时已经过去很久,却又还没有到傍晚时候,不早不晚的时间点,与午饭无关,也算不上晚饭,就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邓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在城外寺庙的时候,阿蘅曾亲眼见到邓霜落泪,她与邓霜一起在寺庙中用过午饭,还在后院的禅房中休息了片刻,原以为她今天是不会再来见晋忻言了的。

    邓霜抿了下唇:“先前我们回来的时候,不是正好看见了被众人簇拥着的钦差大臣么!我想着那位钦差大臣应该很快就会将他带回京都的。便想着在他离开之前,再见他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阿蘅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邓霜在说到‘最后一面’时,似乎是刻意加重了语调,听上去仿佛带着某种不详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邓姨不准备回京都去吗?”阿蘅疑惑地看向邓霜。

    从前邓霜宁愿留在京都,也不愿意跟着邓阁老一起回老家,怎的这个时候却想要在边关落地生根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因为谢淮安?

    阿蘅目不转睛的盯着邓霜,只等着她的回答,也好给出自己的反应。

    邓霜摇了下头,轻声道:“我在京都待的时间太久了,总该往别处走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阿蘅准备继续追问下去时,县衙里的人终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樊泽语的官袍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,是方才在晋忻言身边时,不小心蹭到的。

    并不显眼,粗看之下是极容易被忽视过去的。

    反正阿蘅就没有看出来不同。

    而邓霜的视线在他的衣服上停留了许久,等阿蘅走到前头去,后头喊她时,她才终于反应过来似的,提着食盒匆匆的赶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晋忻言的牢房之外守着许多的人,一众侍卫穿着同样的黑甲,以黑銫面具遮面,手中持着锐器,周身散发着宛如凶兽的气势,一看就是见过血的。

    从众多黑甲将士中穿过,阿蘅缩在袖子里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三抖,总感觉平日里觉得很寻常的牢房,现在莫名的就变得危险了很多呢!

    她进了牢房后,一抬头,就见牢房之中满是熟人。

    晋忻言躺在牢房中的床上,紧闭着双眼,面銫苍白,白銫的外衫上还带着点点血迹。谢淮安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却没有丝毫靠近的意思。远道而来的晋玉宸这会儿坐在了床沿边上,握住了晋忻言的手,似乎正准备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止是阿蘅,随后而来的邓霜也看见了谢淮安。

    拎着食盒的手不自觉的又握紧了几分,棱角分明的提手硌得她手疼,然而掌心下的疼痛如此的真实,让她在一瞬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是淮安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放得很轻,仿佛眼前之人只是一道幻影,稍微大一点的动作都能让幻象破灭。

    谢淮安是背对着门口的。

    听到邓霜的问话,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姨母……”即便他的身世已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,谢淮安也还是没有做好喊别人做母亲的准备,更不必说是唤床上的那人做父亲了。

    邓霜在晋忻言心中永远是最特别的一个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说话的对象不是他,但只要听到了她的声音,他的第一反应都是去找寻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从昏睡中睁开了双眼,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床边的太子侄儿,晋忻言看他的眼神与往常一样,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后,便将人从自己的面前推开,探起身看向不远处的邓霜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意,他说:“欺霜,你今天来得有些晚了。”

    仿佛方才差点将身体的血全都吐完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有多差劲,掀开身上盖着的被子就想奔向邓霜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边的谢淮安,还没有被他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从前,晋玉宸这会儿应该是要上前劝他爱惜自己的身体,不要将身上的病痛不当做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只要想想对方那些通敌叛国的行为,又有许多的人因为他而家破人亡,晋玉宸忽然就没有了劝说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牢房中的诸人,面上不带多余的情绪。

    邓霜面上带着笑,是仕女图上的那种温婉笑容。

    她向着晋忻言的方向走了两步,将手上的食盒放在了床边的木桌上,转头看向在场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们应该都已经用过午膳,我就不留你们一起吃饭了……”她又对晋忻言说,“让他们都先出去吧,我今日从城外回来的时候,听说皇上指派的钦差大臣已经到了莫城,想来你很快就会跟着钦差大臣一起回京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们也该好好道个别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下定决心想要挽回邓霜以后,晋忻言就再没有反对过她提出的要求。搜搜

    他没有说皇上这次指派的钦差大臣就是太子,而太子现在也在牢房中。

    只因为他知道邓霜对这些是并不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晋忻言偏头看向一旁的晋玉宸,道:“左右你们在路上耽搁的时间也挺久的,想来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时间,所以现在先都退出去,让我和……我安静的用顿饭,这总是可以的吧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晋玉宸有那么一瞬间是想要直言反对的。

    凭什么他晋忻言身为朝中王爷,做下那些恶事之后,还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呢!

    但是想到从京都离开前,父皇对他说的话,他忽然就没了辩驳的兴趣。

    摆摆手,带着他身边的人,就直接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一言不发,就跟他来时一般。

    反倒是樊泽语在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他看着床边的红木食盒,想到杨神医先前的诊治结果,便想要将饭菜拦下来,拿去给杨神医验毒来着。

    邓霜说是为了给晋忻言送饭,当坐到床边后,也没有急着打开食盒。

    她将垂落在脸颊边的碎发,随手拨到了耳后,对着阿蘅与谢淮安轻声说:“好孩子,你们乖乖听话,跟着你们樊家舅舅一起出去,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,别总是想着待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牢房之中哪里会是什么好地方,根本就不值得你们留恋的……”

    仿佛是话中有话,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。

    阿蘅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却见樊泽语和谢淮安都没有动弹,她便也没有挪动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跟着大多数人走,应当就是没有问题的吧!

    樊泽语的犹豫只持续了一小会儿,很快就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请了杨神医过来给王爷诊治,杨神医说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晋忻言随手丢过来的木枕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圆滚滚的木枕因为晋忻言手脚无力的缘故,并没有丢的太远,在半路上就跌落到了地上,咕咚咕咚的滚到了谢淮安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该出去了!”

    晋忻言并不想要从樊泽语口中听到后续,有些事情他既然已经默认,就不会再刻意提起。

    连他都不提,外人又有什么资格揪着事情不放呢!

    谢淮安弯腰将脚边的木枕捡了起来,三两步来到床边,将木枕递还给了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离开前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下次再来看……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被带到晋忻言面前的时候,正好是他吐血最厉害的时候,从前看着不可一世的人,如今变得格外落魄,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谢淮安是极其不喜欢晋忻言的为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重逢之后,看见他追着邓霜做的那些事情,知道他是有心想要挽回从前的人,但是不喜欢仍旧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现在约莫是想着人之将死,再大的仇恨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对晋忻言只是不喜,还没有到达仇恨的地步。

    犯下了谋逆之罪,生命便已经进入了倒计时,他对他的态度稍微柔和一些,也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晋忻言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是有些不可置信的。

    阿蘅因为心中的不安,仍旧是想要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但谢淮安和樊泽语都出门去了,她一个人也不好继续留下来,便跟着人一起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阿蘅都在想着,如果那天她和谢淮安都留在了牢房之中,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但再多的假设都只是空想。

    时间不可能倒流,发生过的事情,除了引人懊悔以外,也没有其他补救的可能。

    牢房中的邓霜将食盒中的饭菜,一道道的摆上了桌,回头看向晋忻言。

    “该吃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晋忻言一如往常的拿了碗筷,开始认真的吃着邓霜精心为他准备的饭菜。

    见邓霜坐到他对面,也拿起了碗筷,他忽然开口道:“这最后一次的饭菜,就让我一个人吃吧!”

    邓霜不理他。

    吃了口糖醋鱼后,忽然道:“我做的饭菜本来就不好吃,送给你吃的这些就更难吃了,也难为你顿顿都吃的干干净净……”

    晋忻言顿了下,说:“好坏都是你给的,只要是你给的,我都是要的……”   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