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见到-覆雪归春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确实是一件格外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阿蘅听着温老太爷的话,恍惚间以为自己听到了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“祖父,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”阿蘅皱着眉,苦笑一声,“否则,您怎么会说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?”

    就在她进到堂屋之后,温老太爷就将屋内的下人全都挥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独留下阿蘅一人,才温声同她商量着。

    他说谢淮安其实还活着,只是现在身受重伤,全凭救命药拉住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昔日温老太爷欠下了樊家一个天大的人情,如今对方想要用这个人情换取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谢家的那孩子如今是真的命不久矣,便是杨神医过去了,也不一定能将他救回来的。”温老太爷也知道樊家的请求对于阿蘅来说,无异于异想天开,但他还是如实的将对方的话转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樊家的人说谢淮安在上战场之前,曾提起过你,还想要等他有了军功,换了官职后,便请谢夫人来我们家提亲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那孩子临死前的唯一遗憾就是你,所以才想着一切从简的将你娶回去,至少在那孩子死之前,完成他的遗愿。”

    如果谢淮安真的快要死了,阿蘅应下了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毕竟成亲与否,不过是个名头而已。

    而她的命数早就已经定下,根本不可能像其他人那般改变自己的命数,所以在命数走到尽头之前,替谢淮安完成一下遗愿,让他走的更安心一些,当然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,现在谢淮安虽然受了些伤,但也还能算得上是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并不是温老太爷说的那般命不久矣的。

    如今在玉林关的那位‘谢淮安’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呢!

    阿蘅第一反应便是想要拒绝温老太爷的,可转念一想,既然樊家人特地传话给温老太爷,那他们肯定都没有识破那个假的‘谢淮安’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拒绝的原因,可在外人看来就不是那样子了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,阿蘅只好将时间往后再拖一拖。

    等樊家舅舅来见过谢淮安以后,他们自然就知道玉林关的那位是假的,也知道谢淮安平安无恙的事情,就不会再提起成亲之类的事情了吧!

    心中这般想着,她面上也带出了几分不确定,刚好符合了她现在应有的心境。

    “……祖父,可以让我回去再想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温老太爷本来也没有想让阿蘅立刻回答出来的意思,听着她的话,便点点头,说:“婚姻嫁娶这样的事情,本来就是人生大事,你想要再多考虑一段时间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赞同的话随口就来,只是说出口后,他又发现了缺漏之处。

    连忙补正道:“不过因着谢家那小子身体的缘故,阿蘅考虑的时间最好还是更短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可当真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离开堂屋的时候,阿蘅是面无表情的。

    也只有面无表情的时候,她才能勉强压制自己心头的诸多思绪。

    虽然将谢淮安藏在了她的院子里头,但毕竟男女有别,除了谢淮安来时的第一天,阿蘅让他在她房间的木椅上睡了一下午,后来就都将人藏到书房中去的。

    阿蘅的书房,本来就不许其他下人进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的打扫也只让青叶与青蕊来回去做的。

    从安全杏上来说,还是很有保障的。

    青蕊白天也有记得给谢淮安送食物,只是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正经的饭菜是没有多少的。

    恰好阿蘅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特地让青叶去酒楼打包了一份宵夜,可以给谢淮安充当晚膳。

    饭菜被摆到他的面前,谢淮安才吃了两口,就发现阿蘅的情绪看上去有些不太对。

    “是今天去找舅舅的时候,不是很顺利吗?”

    他问着阿蘅,除了这个原因,他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阿蘅摇了摇头,跟着邓霜一起拐到县衙的路上还是很顺利的,只不过其他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,让她很是头疼而已。

    刚好谢淮安就是当事人,阿蘅也没打算拐弯抹角,就直接开口说了。

    听到玉林关那边还有一个‘谢淮安’时,谢淮安没有感到意外,只是奇怪对方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,与他原本的设想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那人是故意抢了他的身份,想要在玉林关里面与蛮族里应外合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却是以半死不活的状态进了玉林关。

    别说是搞事了,就连活下去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真是很奇怪的。

    阿蘅将自己在外面遇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后,停顿了许久,又说起才回到府门口,就被温老太爷叫过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一说出口,谢淮安脸銫顿时爆红,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这般情窦初开的模样,是阿蘅从来都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便是在温如故的梦境之中,她也从来没有这样脸红过,就一直感觉很平常来着。

    谢淮安红着脸,却影响不到阿蘅的。
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说:“我跟祖父说过几日再给他回复,不过等樊家舅舅来见过你后,应该就不需要给祖父回复了的。”

    阿蘅没有问谢淮安是否真的想要娶她为妻,她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看向谢淮安。

    说:“我们都知道玉林关那边的‘你’是假的,但你外祖一家都是不知道的,他们现在的担心和为你所做的一切打算都是真心实意的,等你将来回到他们身边,得好好报答他们才对!”

    直接将事情的高度衍生到了长辈身上,一切的情情爱爱就不曾出现在她的话语之中。

    桌上的饭菜已经没有多少的热气,阿蘅顿了顿,又道:“冬天的饭菜冷的比较快,你身上还带着伤,我看这些菜还是直接收下去,我让厨房给你下面条吃吧!”

    汤汤水水的应该冷的比较慢一些。

    谢淮安是希望阿蘅追问的,可小姑娘没有将先前的事情放在心上,他也不好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最重要的蛮族兵力分布图和前往蛮族王庭的地图,而不是他们之间的小情小爱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在心中劝说着自己,他还是没办法忽视心底深处的那抹失望。

    倘若阿蘅能追问,不,不必追问,只在提起那件事情时,稍微脸红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至少让他看到阿蘅的在意,而不是像眼前这般的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转瞬即逝,谢淮安抬头看向桌面上的饭菜,摇了摇头,说:“我从蛮族安营扎寨的地方一路跑回来,没吃没喝的也都过来了,这些饭菜只是稍微冷了点,也不是不可以吃的。”

    总有些人不把自己的身体健康当成一回事,但等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,就已经为时已晚了。

    阿蘅冲谢淮安摇了摇头,开口将门外守着的青蕊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青蕊把这些冷掉的饭菜收下去,再让厨房做一碗阳春面过来吧!”

    转头又对谢淮安说:“你身上还有伤呢!我可不能虐待伤者的。”

    谢淮安看着热腾腾的汤面,心中的迟疑更深。

    他要不要自作多情一下,认为阿蘅心中也是有他的呢!

    毕竟小姑娘已经这般关心他了。

    樊泽语入睡之前,又将阿蘅今日对他说的话,仔细琢磨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找不到阿蘅哄骗他的理由,所以那孩子说的话难不成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,那父亲他们怎么会连谢淮安的真假都辨认不出来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就忘了这么一回事呢!

    樊泽语突然想起来,他是因为一直住在京都,看着谢淮安长大的,才不会将他与旁人错认。

    可谢淮安要是去了玉林关投军,樊老将军他们肯定不会刻意将人唤到府上去,只会等沐休时分才去见人。

    算一算时间,蛮族扣关恰好在他们第一次沐休之后,倘若冒充谢淮安的那人长相当真与淮安相似,樊老将军他们认错了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须知伤重之人的容颜与旧时出现偏差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玉林关那边的谢淮安,这会儿正在生死线上挣扎呢!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可能杏,还是得让他亲眼见过藏在温府之中的那位谢淮安的真实面目,才能更好的判断整个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心中做下了决定,即便是还没有丝毫的睡意,樊泽语也还是强逼着自己入睡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明日还得往温府走上一趟,希望明日遇到的事情不要让他太失望的好。

    温老太爷还没有等到阿蘅的回复,反而先等到了上门拜访的樊泽语。

    他怎么记得樊家派来的下人还在外面的客栈里住着,这樊泽语突然上门,难不成是想催阿蘅早日做下决定不成?

    即便温老太爷欠下了樊家人情,可只要阿蘅自己不愿意嫁给谢淮安,他就算是不要这张老脸,也不会逼迫自家孩子的。

    于是,他让人将樊泽语带到了自己书房里,还特地让下人不要去打扰阿蘅。

    虽然樊泽语上门后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求见阿蘅。

    温老太爷冲他摇了摇头,说:“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就行了,阿蘅现在正陷入抉择之中,你还是不要过去打扰到她,以免影响到了她的最终判断。”

    仿佛是听懂了温老太爷的话,又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听懂似的。

    樊泽语同温老太爷来了一段鸡同鸭讲的对话后,深觉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,便努力将话头抢到了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对温老太爷说:“我并不是想要影响阿蘅的判断,而是当真有事想要找阿蘅,而且是我们昨天就已经约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倒也不是不可以直接说他是来找谢淮安的。

    但瞧着温老太爷自始至终都不曾提起谢淮安的样子,樊泽语又想到阿蘅当初神秘兮兮的模样,担心阿蘅没有将谢淮安的消息说给温老太爷听,便没有详细的说。

    可温老太爷不知道他实际的想法,就只从字面意思来理解他的话了。

    错位的对话终结在了过来敲门的阿蘅身上。

    阿蘅一早就让青叶守在门口,随时准备接应着过来找人的樊泽语。

    谁知青叶没能接到人,反倒是让温老太爷截胡了。

    等青叶回去找到阿蘅说清事情经过,阿蘅再从自己院子里赶过来时,就已经足够温老太爷和樊泽语来了一场文不对题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阿蘅怎么来了?”温老太爷摇了摇头,起身想要将阿蘅推出去,他说:“阿蘅既然想要一些时间来考虑,就不需要太过着急的,就算是樊家的人亲自来催促,阿蘅你也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办。”

    愣了半晌,阿蘅才想起温老太爷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反手关上了房门,冲温老太爷摇了摇头,说:“祖父,樊舅舅今天过来并不是为了那件事情的,而且他是我找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温老太爷愣了下,没想到阿蘅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看向樊泽语,又问阿蘅:“他成天都要忙着莫城中的事情,阿蘅怎么突然就想起找他了?”

    就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,他这个祖父难不成还是摆设么!

    尽管温老太爷只是一言不发的摸着自己的胡须,但以阿蘅对他的了解,自然是知道他心中现在是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连忙将谢淮安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在我的书房待着,祖父您和樊家舅舅一起过去吧!接下来的事情就得交给你们了,我就不好继续在里面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阿蘅就算还想要继续插手,也找不到插手的机会了呀!

    三人从温老太爷的书房转到了阿蘅的书房之中。

    一打开书房你的门,就瞧见了正在书桌上努力作画的谢淮安。

    他从蛮族偷来的兵力分布图看上去还是很清晰的,但另外一张地图因为用的时间太长,上面歪歪扭扭的路线画了一条又一条,除了常用这副地图的人,外人是很难分辨出其中的正确路线。

    谢淮安这会儿正在想办法将上面的线路临摹下来,说不定就真的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定呢!

    而且谢淮安只是实际操作时,容易迷路。

    自己画出的地图,别人用时都是格外的清晰明了,轮到他自己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纸上谈兵这一类的事情,他是能够做的最好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