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传话-覆雪归春章节-秘密爱小说网

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

    冬日的书房没有放火盆,敞开的窗户中吹进来阵阵的冷风,寒意几乎深入骨髓之中。

    阿蘅动了动指尖,往下风口的方向稍微挪动了几步,抬头看向青蕊:“你刚才带他进来的时候,可被其他人看见了?”

    如今谢淮安的身份还需要保密,是不能让其他人知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倘若不小心被其他人瞧见了,那自然是想办法封口的。

    以阿蘅的想法来说,自是不会用杀人灭口那样残忍的手段,但在短时间之内肯定还是要限制那些人的行动,或许找借口将他们关起来,是很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青蕊摇了摇头,说:“今日也是赶巧了,姑娘这几日不是吃不惯府中的饭菜么!我便想着去外面酒楼给姑娘订菜的,结果没走两步路,就在旁边的巷子里遇到了谢家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时是发现有人在身后跟踪她,原本是想将人引到巷子里,逼问对方身份的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竟瞧见了一个本应该死去了的人。

    府中的其他人都还不知道玉林关那边发生的事情,可青蕊与青叶是一直侍候在阿蘅身边的人,对这些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
    当然也知道谢淮安的死讯。

    “谢家少爷想让我带他进府,我担心出门走到半路又回去,会被其他人发现不对劲。就先往酒楼那边走了一趟,订了菜后才回头将谢家少爷带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青蕊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我是一个人进府的,谢家少爷是绕到了后门去,等我过去给他开门才进来的。从后门到姑娘院子的路上,都没有碰到其他人,应该没有人知道谢家少爷在这里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比起行事全凭一时意气的青叶来说,青蕊办事更加的缜密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解释,阿蘅发现她考虑的很是周全,便跳过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幸好今天中午是从酒楼订下的饭菜,否则谢淮安恐怕就要吃她的剩菜了。

    阿蘅也想着要快些将谢淮安的嘱托完成,但是这般急急忙忙的去找樊家舅舅,瞧上去便太过显眼了些。

    于是她第二天先去找了邓霜。

    邓霜住的宅子过于偏远,阿蘅踩着满地的积雪踏进邓霜的房间时,天銫还早得很。

    寻常人家才刚刚起床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不想来的这么早的,问题是自晋忻言认罪伏法之后,邓霜似乎是又想起昔年的深情厚谊,忽然就按照一日三餐的给晋忻言送饭。

    而且每顿饭菜都是她亲手所做。

    邓霜送饭的第一天,阿蘅也被带着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晋忻言瞧见了邓霜手里提着的食盒,面上的神銫很是诡异,等邓霜将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,一一摆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,他沉默了许久,才拿起了碗筷。

    不过邓霜就第一次去送饭的时候,才带上了阿蘅,后来就没有淤拉着阿蘅一起了。

    阿蘅本也没那么喜欢晋忻言这个人,在发现邓霜不再唤她一起的时候,她心中还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呢!

    就是现在又得凑上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在看见冒雪过来时,邓霜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神銫。

    她的手边放着一把油纸伞,在厨房做好的饭菜已经装进了食盒之中,倘若不是恰好赶上阿蘅上门,她这会儿已经在前往县衙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天气也不大好,阿蘅怎的忽然想要出门了?”

    邓霜上前将阿蘅拉进了房间,从怀里拿出帕子,轻轻地给阿蘅擦着发丝间的碎雪。

    阿蘅看着邓霜在短短的时间之内,就消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她刮走的模样,顿时心生愧疚。

    明明只一句话,她就能让眼前之人的遗憾尽消,然而她什么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她拉着邓霜的手,轻声劝道:“我有好几日没有见到邓姨了,今日一见,却发现您看上去又瘦了好多。从前祖父就对我说过,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世间的许多事情都是如此,您看着眼前的此情此景,或许是觉得已经走到了尽头,可是您不妨在多等几日,或许就能瞧见转机也说不定呢!”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提醒已经算不上隐晦,但邓霜似乎没有往别的方面想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,神游天外的模样,似乎是没有听清阿蘅说了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,重复一次后得出来的效果就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阿蘅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见邓霜提起了桌上的食盒,有拿起了一旁的油纸伞,偏头问着阿蘅:“阿蘅是准备跟我一起去县衙,还是在这里等我呢?”

    她更加的倾向于后者,却也同意了阿蘅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屋外还在下着雪,邓傲放心不下妹妹一人出门,便特地从自己手下中抽出了几人轮流替邓霜赶马车。

    上了车后,邓霜看着阿蘅强作镇定的模样,心中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杏子向来如此,心中藏不住多少事情,轻而易举的就将心中的异样暴露在外,引得外人连连追问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旁的时候,邓霜或许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只是如今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的指尖蹭了蹭手边的食盒,坚硬木质的触感让她的心都硬了起来,更不会再有多余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如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在得知邓霜又来送饭时,县衙门口的捕快很快就将消息传给了里面的樊泽语,在樊泽语出门来接人后,邓霜与阿蘅才能跟着他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先前那个相同的理由。

    谁让晋忻言的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,樊泽语也不敢让其他人随便去探望对方。

    即便想要探望他的人是邓霜,他也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。

    和前些日子都是一个人过来不同,今天的邓霜又带上了阿蘅。

    樊泽语原本以为阿蘅会跟着邓霜一起去探望晋忻言,然而当他打开晋忻言的牢门,主动退到另一边时,阿蘅却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走进牢房里的邓霜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少了一人。

    可樊泽语却不能对身旁的人视若无物的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问阿蘅:“怎么不跟着一起进去?”2020

    阿蘅小心的左看右看,牢房里关押的其他犯人这会儿还没有全都醒过来,所以也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,反而是安静的很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了对面牢房旁边的角落里,那边的牢房是空着的,若是去了那边小声说话,想来是不会被其他人听见的。

    阿蘅先跑到了角落里,然后朝着樊泽语使劲的招手,想要让人快些到她身边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阿蘅这一连番的动作让樊泽语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跟着阿蘅一起过去了,但眼中的迷惑始终都是存在着的。

    “樊舅舅,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你听到以后,一定不要太惊讶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压得很低,确保只有她与对面站着的樊泽语能听清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事情,值得她这般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樊泽语本来没有将阿蘅的话放在心上,于他而言,像阿蘅这样的小姑娘,芝麻大点的事情在她们看来差不多就是天大的事情,最喜欢大惊小怪,并不值得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“谢淮安,他还活着,你……”知道吗?

    剩下的话都还没有说完,阿蘅就被樊泽语的表情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顾忌面前的小姑娘是世交家中的孩子,樊泽语这会儿指不定就用什么手段封她的口了,便是现在没有做什么,但面上的表情还是变得很狰狞。

    他问阿蘅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原来樊家舅舅真的知道谢淮安还活着啊!

    阿蘅顿了顿,正准备将谢淮安在她家中的消息说出来,就听见樊泽语又问她:“我原本还想找借口从你这里借走杨神医,现在你知道淮安他还活着的消息,也就不需要我再找其他的借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我在县衙之中说的事情,也都是真的。淮安他确实是失踪了一段时间,等找到他的时候,他身受重伤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。玉林关那边的军医对他的病症束手无策,现在只靠着杨神医留下的救命药才留住了他一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倘若再不找到办法医治,恐怕救命药也是要没有效果了的。

    可是谢淮安这会儿明明是在她家中,玉林关那边又怎么会多出一个身受重伤的谢淮安来?

    难不成那人就是蛮族错认谢淮安的缘由!

    阿蘅想了想,说:“您就不会疑惑我为什么知道谢淮安还活着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如果直接说她见过谢淮安,樊家舅舅应该是不会相信她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要先调动起对方的好奇心,让他跟着她的节奏走,这样才能将人带到谢淮安的面前,希望不会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樊泽语顿了下,没想到阿蘅会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阿蘅答应借出杨神医后,他要怎么快速的将人送到边关去,谁知这小姑娘一点也不按照套路来,反而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顺着她的话一想,也确实很奇怪。

    要知道谢淮安还活着的消息,就算是玉林关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,而且莫城之中消息最为广泛的邓傲都不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,平日里足不出户的阿蘅又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。

    总不能是小姑娘和谢淮安心有灵犀,连对方的生死都能感知到吧!

    当然是没有那么玄幻的。

    阿蘅揪住自己的衣袖,见樊泽语确实如同她想的那般,掉进她准备好的‘坑’中,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小声的说:“您是知道我自从来到莫城之后,就没有去过别处的,最远也只是去了附近的寺庙之中。但玉林关那边的消息传来后,我就再没出过城门,也没有其他的渠道得知玉林关那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,是千真万确,半点没有掺谎的。”

    铺垫已经做得够多,可以直截了当的奔着结果去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之所以知道谢淮安还活着,是因为我看见了他,就在我住的那间宅子里!”

    樊泽语被阿蘅话中的意思给惊到了,正当他准备继续追问时,对面牢房中的晋忻言已经吃完了他的早膳,邓霜也拿着食盒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交流,甚至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尴尬的仿佛不是旧日的情人。

    阿蘅瞧见对面的邓霜已经在朝她招手了,也不好继续留下来和樊泽语细说,便道:“樊舅舅你快些找个时间来拜访我祖父吧,等你过来后,让谢淮安自己和你解释呀!”

    当事人亲口诉说的过程,总比她在中间转述一遍,更清楚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谢淮安还想要将蛮族兵力分布图和前往蛮族王庭的地图交给他呢!

    回到马车上,邓霜轻轻地抚摸中阿蘅的发顶,小声道:“阿蘅今日应该是有其他的事情要找樊泽语,才特地跑到我这边,想让我帮忙带个路吧!”

    毕竟阿蘅行事之时,也没想过要对邓霜遮掩,她能猜出这些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都不需要阿蘅解释的,她就继续道:“我不会追问你是因为何种原因才过来,但是阿蘅既然不想让外人发现不对劲,那暂且就先跟我走,别急着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邓霜也是着实不想一个人面对邓傲的。

    兄长对她的关心确实是真心实意,但过多的关心对于此刻的她来说,其实比破口大骂更让她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美好的感情,应该是属于美好的人。

    而她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可以拥有这些。

    不知道邓霜心中是如何想的,但阿蘅觉得她的话说的很有道理,便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又往县衙去了两趟后,再同樊泽语碰面时,阿蘅都没有找到其他的机会与他说话,只在天黑之前回了家。

    堂屋之中,温老太爷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火盆中的炭火被添加了好几日,温老太爷终于在天黑之前等到了阿蘅。

    本是想要直接从小路拐回自己的院子里,谁知竟在大门口就被青蕊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青叶是跟着她一起出门了,青蕊则是留在府中替她望风,也是为了能藏住谢淮安的行踪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还是先往堂屋去,老太爷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青蕊其实也不知道温老太爷为何要找阿蘅,但瞧着那态度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来着。   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